囚飞鹤

命和运太远,
爱不可及。

【邱夏邱】这一天

·全世界最棒的小队长,生日快乐!!
·次日12点的末班车。

·

这一天依旧稀松平常,带着一如既往的紧张感。午休后,邱非在电脑前坐下,开机,抬高声音喊了句:“开始训练。”
众人却大逆不道般没给这个威严的小队长面子,在电脑桌前四处张望着什么,仿佛在等什么东西降临。

邱非咳嗽了几声:“训练了。”

闻理也学着咳嗽了几声:“队长,请给我们一点时间。”

邱非愣了愣,这是要造反的意思?

空气凝固了一分钟。忽而训练室的门打开了,门后“降临”一个西装革履,人模人样,文绉绉气昂昂的男子。他靠在门框上,深情而又热烈的目光投了进来。
夏大老板啊。
邱非忍住没问夏仲天是否忘记吃药,只是蹙了蹙眉,不明就里的迎着那人的目光追根溯源。正当他要从中看出一点端倪来时,身旁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欢呼:

“小队长生日快乐!!!”

闻理风驰电掣的掏出早早放在柜子里的生日帽扑过去,扣在了邱非头顶上。又因为动作太快,位置微微歪了一些,显得有些好笑。
又有些可爱。

邱非木然的抬手摆正了生日帽,顺手捞起一旁的手机,嘉世主题的屏保上的日期确确实实地显示着“9月21日”。
确实是他的生日没错。
他都不记得了。
闻理身兼多职的还撒着小红花,花瓣簌簌落到他肩上、头上,跟婚礼现场似的。
邱非低下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最后小声说了句“谢谢大家”。语气有点内敛的羞涩——他从来没有被这么大的阵仗说过生日快乐。
夏仲天看着他含笑的眉梢,觉得今天自己应该去买张彩票。
于是他走过去,深情款款地说:“邱非大队长,今天能陪我开个小灶吗?”
邱非歪着头想了想:“能等下午训练结束吗?”
夏仲天差点没七窍流血,他想今天下午不是应该看电影唱歌吃火锅散步回家亲亲然后本垒吗?
不对,本垒不行,对刚成年人做这种事也是丧尽天良的。
众人逃避训练的目光也很热切的打在夏仲天身上,大老板状若深思的沉吟半晌,拍了拍邱非的肩:“既然是你的生日,就给自己放个假吧。其他人照常训练,你就权当赏我个面子,跟我出去玩一趟,好不好?”
期待逃避训练的目光如果可以杀人,那么夏仲天恐怕早已被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众人又把希望寄托在待人温和善良的小队长身上。只见邱非也沉吟了半晌,把生日帽摘了下来,一口答应了:“行,我的训练明天补回来就好。不耽误大家时间了,我们走吧。你们,乖乖训练,不许偷懒,我要看监控的。”
夏仲天喜笑颜开,觉得自己不只应该买彩票,还应该买股票。

闻理惨淡的坐回椅子上,下了定论:狼狈为奸。


恋爱经验为0的二人约会也约的不知所以,看了一场因为没有提前买票而坐在第二排最右边的电影,吃了一顿等位等了一小时的火锅,还把邱非辣着了,抱着牛奶不肯撒手。最后夏仲天心如死灰的牵着邱非的手走在落日下的公园里,穿过公园,就回去俱乐部了。
绝望是什么感觉,大概就是现在的夏仲天,余晖温柔也无法拯救他悲凉的心境。其实他也想过包场,还想着换一家火锅店,但是都被邱非全盘否决了。
年轻的寿星振振有词道:“为什么我们不能给嘉世省点钱呢?”

省钱是省钱,你没想过你男朋友的面子价值千金吗。
夏仲天欲哭无泪的吐槽着。

他正一个人伤春悲秋,邱非突然捏了捏他的手,声音带了点若有似无的喜悦:“其实今天我很高兴。”
夏仲天的精神一个鲤鱼打挺:“是吗?!其实我也很高兴!!!”
他当然高兴,千年难遇约会一次。
“等下不回俱乐部了吧。”邱非忽然提议。
“那去哪?”夏仲天思索半晌,总归不可能是开房。
“去你家吧。”他顿了顿,“不知道你欢不欢迎?”
“我我我我我我我还没收拾好!!!不不不不是,你你……你来,你来!要过夜吗?要和我……不是,就是,你要来过夜吗?”
邱非侧过头盯着他看了半晌,忽然泄出一丝轻笑来:“夏老板,你耳朵都红了。”

夏仲天脑子里终于“蹦——”的一声,断了弦。

夏仲天进俱乐部拿车钥匙载他们两个回家,邱非就在外面等着。他百无聊赖的四处看了看,瞧见一个灯下黑的人影冲他招着手。
丝丝缕缕的烟雾飘起来,他知道那人是谁。
叶修正吊儿郎当的抽着烟等人过来,见邱非站到了自己跟前,才掐灭了烟温和道:“生日快乐啊。”
语气、声调和以前叶修祝他生日快乐时一般无二,很熟悉,却又有恍若隔世的感觉。
邱非点点头:“谢谢前辈。”
叶修掏了掏兜:“就是我没来得及准备什么礼物,倒是带了忧郁小猫猫,哥亲自玩过的,你要不要留个纪念?”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用了,谢谢前辈,前辈能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
叶修也没说什么,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不一样了啊。
如果是以前,邱非恐怕会把忧郁小猫猫当成宝贝似的收着,说不定还会当成前进的道标,时刻提醒自己前辈玩什么职业都是一样的得心应手,你要更加努力。
如今青涩少年已成长,不再执着的追随着他的脚步,他很欣慰。
总算是个像样的队长了。
更有人愿意陪着他,当他前进的助力,这条路上他不孤单,那他这个前辈,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叶修眯着眼笑了笑,看见远处正在寻找着邱非的男子,拍拍邱非的肩:“有人找你呢,快去吧。”
邱非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转身正要走,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向他鞠了个躬。

谢谢你教我那样多的东西,给我勇往直前的勇气。
谢谢你让我留下来,谢谢你送我整个嘉世。
谢谢你,如果没有你,那我大概也遇不到这个人吧?

夏仲天抓着他的手往停车场走,一边絮絮叨叨的问:“他来和你说什么呀?他送你什么了呀?他有没有问我对你好不好呀?他什么语气什么表情什么眼神?”
邱非似笑非笑:“没有,都没有,我也没看清他什么深邃的表情。你怎么想这么多,他什么礼物都没带。”
夏仲天做好了预防情敌一级戒备,还是很不放心地问:“他就这么两手空空的来啦?”
邱非:“嗯。”
夏仲天这才舒了口气。

上了车,夏仲天才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问:“你今天为什么不同意我包场换饭店啊?我觉得你说的那个是借口。”
邱非歪着头想了想:“夏老板,你过来一点,我偷偷告诉你。”
夏仲天乖乖凑过去。
邱非也侧身凑过来。

他蜻蜓点水般吻了夏仲天一下,飞速变回原样,闭着眼养神:“你猜吧。”

就像一只蝴蝶可百转千回的引起龙卷风,这轻若鸿毛的一吻在夏仲天本就波澜四起的海面上掀起了势不可挡的惊涛骇浪。


夏仲天的内心“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他捂着嘴,指尖摩挲着方才他们双唇相接的地方,呆呆的蹦了两个字:“我……我……”
今天是他过生日吧?


邱非勾了勾唇角。
他会说吗?他才不会说。想顺理成章的侧身靠着你看电影,想多和你相处哪怕就多待一会儿会儿的原因说出来,恐怕这位大老板就要羞到漏气了。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