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飞鹤

命和运太远,
爱不可及。

【鬼使黑白】白月白,黑羽黑

·只会发糖的咸鱼 OOC 幼儿园文笔 脑洞大
·不太长 也没什么逻辑 当段子看吧 大家新年快乐~


(壹)

阴阳师晴明身后跟了两个衣衫褴褛的黑白色团子,探头探脑的往外看。

“这是……哪两位?”
鬼使白见晴明回来赶忙迎接,眨巴眨巴眼睛有点疑惑的看着他们,却并不带着恶意。
“阎魔大人说这是你们生前的影子,”晴明温和的勾起唇角,俯下身子摸摸两个小团子的头,“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冥界分离出来了,可能会以实体存在几个月时间,我想既然白你不记得之前的事情,这样了解一下自己的过去也未尝不可呀,就把他们带回来了。

鬼使黑这时候凑上来:“是哎!和我们以前超级像啊!”
鬼使白垂下眼帘,不动声色地往旁边挪了挪,温声道:“我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贰)

寮里的人都知道鬼使黑等他的弟弟等了很久很久,看尽了草木荣枯日升月落,终于等到了非洲阴阳师领回白衣少年的那一天。

那是阳光正好的一天,寮里樱花开得正盛,风一吹就散了漫天温柔可爱的颜色,铺在池塘里和青石阶上,一副乍暖还寒的新生模样。鬼使黑什么也没干,叼着狗尾巴草蹲在池塘边上看几条鲤鱼互相追逐打闹。
晴明打完结界突破,激动地喊了声“就靠这张蓝符跻身欧皇之列啦!!!”。
鬼使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欧什么呀,连个小白都抽不到,欧欧欧。

“QQ扭力自由!”

突然有一丝破了云际的光落在他发上,将他一整个包裹在暖洋洋的晨曦里。

“大黑啊快来看我抽到什么了!!!!!”
晴明牵着一个白色的小人儿向他走过来,“鬼使白啊!我是不是终于欧了一把?!”
鬼使黑起初一愣,到了院子里萤草姑姑都拥上去围观那个雪白雪白的小团子,他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三十年风水轮流转,该来的总会来……?

他热泪盈眶的扑过去挤进妖堆里把那个小团子一搂,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他们缩在街头巷尾互相取暖那样。

“弟弟我等你好久了啊啊啊QAQ!!”

“那个……”鬼使白有点受惊,也不知道该不该去回应对方的拥抱,末了还是半信半疑的问了一句,“你是谁?”

(叁)

两个小团子每天腻在一起,穿着咕咕给做的新衣服,笑容满面开心的不得了。
鬼使白还没五星毕业,留在寮里照看两个小团子,小团子对他也很有兴趣,每天问东问西。

“白哥哥你就是长大后的我们吗?”
“应该是的吧。”
“白哥哥那我和哥哥长大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呀?”
“抱歉,我不记得了……”

在过去的他们眼中,再亲密的互动似乎也是习以为常。但鬼使白不敢接受鬼使黑的种种行为,他不知道他们过去是怎样的,也不明白如何去回应对方如此热切的感情。
何况这份感情,并不仅仅存乎兄弟之间。他能体会得到,有什么埋在对方骨血里的情意,正在向他探出根系。
他不敢接受,他害怕什么事情做的不对,就会毁掉看似正常的一切。
晴明曾经试探着问过他这些问题,阴阳师明白鬼使黑曾经多么心心念念着他的来临。但是他的回答呢?

不敢说。
不可说。

(肆)

这一天是除夕夜,鬼使黑和茨木他们喝得酩酊大醉,却倔着脾气偏不上床睡觉。晴明没办法,领了两个吃到佳肴一本满足的小团子回去睡觉,任了几个妖怪在院子里群魔乱舞。

鬼使黑醉得彻底,却有一股子本能的劲儿找着了鬼使白。平日里鬼使白如果不愿意或者想要避着他,他都会稍稍把无奈的心思收敛了好好和他交流,现在却不了,扯着鬼使白的袖子,仗着力气大,把人直接扯进怀里了。
鬼使白挣扎了一下没用,抬眼刚好对上鬼使黑醉意满满却透着些许悲凉的眼睛。
他不动了,任由鬼使黑把他紧紧搂在怀里,用力到像是不肯放手。

也对,在鬼使黑心里,他要是放手了,鬼使白一定就会再次离开他的。

“弟弟,”
鬼使黑哑着嗓子叫他,鼻息间含混着让人神魂颠倒的醇香酒味,声音温柔低沉又带着三分埋怨的意思,这样的语气不论说什么,听在耳中都是再撩人不过的情话,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明明很愿意让我靠近的……”
“你在说什么……”鬼使白听着他这语气也心软了,“抱歉,我实在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你不要总躲着我好不好……”鬼使黑恳求道,“小时候我就很害怕,害怕有一天你就不见了……我总是保护不好你,现在我能保护你了,为什么你不愿意呆在我身边?弟弟长大了……”
“你醉了。”鬼使白语气毫无波澜,内心却波涛汹涌,凉薄夜色也掩不住他声音里几分颤抖,“我会从他们两个身上慢慢了解以前的事情,你……你别这样。”

“我喜欢你……”

鬼使白好像听到了这样不真切的一句话,像一把小锤敲到他心上,再追问下去时,鬼使黑已经沉沉睡去了,唯独抱着他的双手迟迟不肯还他自由。鬼使黑沉重的心跳从他脊背上传进他身体里,和他自己的悸动重叠在一起。

他其实不讨厌鬼使黑吧?只是害怕而已。

算了,就纵容他这么一次,一次就好。
鬼使白把头靠在鬼使黑胳膊上,轻轻闭上眼,长叹一声,也进入了梦乡。

叹息声消弭在夜幕星河之下,今夜月色美的好像无数个曾经相拥而眠的夜晚。

(伍)

鬼使白逐渐了解了他们过去的事情,小小白告诉他,他们兄弟是孤儿,相依为命在平安京流浪许久,遭人欺负,受人践踏,却因为有对方,始终坚强而倔强的活着。

鬼使黑性子暴躁易怒,全然是因为当初不相信任何人,要一直护在鬼使白身前,过了太久草木皆兵心惊胆战的日子罢了。

小小白很体贴很善解人意,知道鬼使白最近心情不太好,想了各种办法逗他开心。鬼使白捏捏他手感也和糯米没有什么差别的小脸蛋笑了:“干什么呢?”
“白哥哥不高兴呀,我在逗你开心。”
小小白一本正经。
“没有啦,你哪里看出来了?”
鬼使白还是没法对小小白摆一张不高兴的脸。
“因为大哥哥的事情吗?”
小小白眨巴眨巴眼睛问他。
什么事儿都躲不过小孩子的眼睛呀,鬼使白无奈的摇摇头,又点点头。
“晴明大人跟我说了你们以前的事情,为什么白哥哥不肯靠近大哥哥呀?”
鬼使白想了想说:“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靠近呀,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靠一点点藕断丝连,又怎么能回到从前一样呢?”
小小白很疑惑:“可是白哥哥不讨厌大哥哥吧?肯定是不讨厌的,白哥哥肯定也会有熟悉的感觉……既然不讨厌,那就随自己的心意就好了呀?”
鬼使白垂下眼帘:“不敢,我怕做的多了,他讨厌我。”
小小白“噗”一声笑出来:“你是大哥哥最喜欢的人,他一定会很希望你每天都陪着他的。”
鬼使白有些犹豫:“如果他对你的喜欢不仅仅是兄弟之间,也没问题吗?”
小小白眨眨眼,万千星河沉淀在他双眸中,光华流转映的是他们曾经颠沛流离的短促一生。

“因为是哥哥呀,恋人也好,兄弟也好……什么样的喜欢都想给他。”
“他为我受了那么多苦,我怎么忍心他难过?”

(陆)

“月白……”

“别怕,我在……”

鬼使白缩在浑身是血的少年怀里瑟瑟发抖,抱着他的人单薄清瘦,圈着他的力气却很大,像用尽全身的劲儿去拥他入怀。

“哥哥……”
他自己的声音里带着任人听了都会心碎的哭腔,声音渐弱,如同身后少年逐渐流失的生命,一丝一缕消逝在寒风里。

“对不起……月白……对不起……”
事到如今他还在道歉,有浑浊的液体从眼睛里滑出来,分明冰冷无比,落在鬼使白皮肤上却好像能把他灼个遍体鳞伤,
“是哥哥太没用了……”

该道歉的人不是你啊,该扛下一切的也不该是你啊。
可是鬼使白什么都做不到,他无条件全盘接受鬼使黑的照顾与疼爱,却什么也做不到。
抱着他的那个人的温度冷了下来,像一汪死水终于在冬日的凛冽中凝成了士兵样子的坚冰,终其一生守护着他。

鬼使黑说的至死不渝,是真的至死不渝。

哪怕斗转星移千回百转生生世世,他会一直把月白这个名字烙在心上,作他最荣耀的疤痕。


鬼使白醒来后第一眼见到的就是鬼使黑焦急的面容,他抹一把脸才发现自己满脸都是泪水,张了张口连话也说不出来。
“你吓死我了……这次梦到什么了?”
鬼使黑见他终于转醒才长舒了一口气,
“每次一到你生日的时候就会梦到以前的事,这次是梦到什么不好的事了吗……”

鬼使白看了他好久,好像隔着千山万水,看到往事历历在目。

他没说自己梦到了什么,只是叹了口气万幸的说:“没什么,你还在就好。”
鬼使黑愣了一下,伸手摸了摸鬼使白的头发,见他没有躲,脸上绽开一个小孩子般的笑容:“说什么傻话呢,我怎么会离开弟弟啊?”

(柒)

鬼使黑和黑白团子一起做了一碗长寿面给鬼使白端过去,进了房子,两个小家伙立刻识趣的遛了。
鬼使黑趴在桌上认真的看着吃面都举止文雅风度翩翩的弟弟,鬼使白看他无聊,放下筷子,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和他聊天。
已经想好了的事情,借这个机会说出来吧。

“你等了我多久呀?”

“也没有很久啦,半年多而已。”

“我这么一直对你,你不觉得烦吗?”

“你是我弟弟啊!你怎么样都是最好的!”

“嘛……不过,弟弟如果真的不愿意的话,我就不老是缠着你了,”
鬼使黑苦笑着小声说,
“我可不想被弟弟讨厌呢,慢慢学着努力做个认真负责的好哥哥,不动什么歪心思了,哈哈。”

鬼使白努力把眼泪憋回去,想起了以前晴明和他谈过这件事,说鬼使黑那样坚强乐观的人,总有一天也会累的。

那时的他不以为然,伤人至深时才幡然醒悟。

这个连他在梦里叫一声“哥哥”都会高兴的手足无措的人,不论风雨都会用身子去挡着他不让他受一点寒的人,他生病时彻夜不眠的守在身边的人,付出了多少,又得到了多少回报呢?
那张总是笑着的脸下面埋藏的是孑然一身徘徊在往生之间的寂寞,是只他一人记得这前世种种的痛苦,是屡遭拒绝无视的无奈悲怮。

记不记得又有什么关系呢,鬼使白心想,我知道他是我的哥哥,是爱我入骨的人,这样不就够了吗。

鬼使白还是没忍住,眼泪啪嗒啪嗒掉进碗里。
鬼使黑最见不得弟弟哭,赶紧手忙脚乱的给他擦眼泪:“怎么了怎么了?你怎么哭了……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把盐放成糖了吗……?”
这时候还想着逗他笑啊,明明自己难过的不得了。鬼使白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了,哽咽着说:“其实我不讨厌你的。”
“我知道啊,你不讨厌我。”鬼使黑这时候什么都顺着他往下说。

“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

“好好好,我怎么敢丢下弟弟啊!”

“也不能说什么'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的话。”

“不说了,再也不说了,弟弟你憋哭了……”

“还有……”

“我听着呢。”

鬼使白用最小最小的声音说:
“我喜欢你。”

鬼使黑拍桌:“弟弟你再说一遍?!!!!我刚才没听清啊!!!!!”
如果是以前,鬼使白早该炸毛了。不过现在他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关系,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要让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很喜欢他,一辈子也不想离开他。

鬼使白抬起头和他眼神相接,声音从容镇定,语调温柔无奈:“我说哥哥,我喜欢你,这次听清了吗?”

(捌)

黑白团子如期离开了,寮里又恢复了风平浪静。
除了夜深人静时鬼使黑房间里不和谐的声音。

鬼使白后来再和晴明大人谈人生的时候,晴明说道:“其实那两个小团子只是一对普通兄弟而已,我经常去照顾他们,也和他们讲了很多我们寮里有意思的事情。知道你们这两个人不下点猛药是不会敞开心扉的,我就把他们带回来说是你们前生的影子了。”
鬼使白笑:“晴明大人好心机。”
晴明一摇扇子,深藏功与名:“关爱式神妖生大事,师师有责。不过我相信你们以前,和他们的样子是一样的。”
鬼使白道:“我已经放下以前的事情了,不记得就不记得吧,我现在记得他,他替我们记得,就好。”

“弟弟弟弟!快来咱们刷御魂去啦!”

晴明摇摇头笑了:“去吧,离了你一分钟都浑身难受。”
鬼使白耳尖浮起一层樱花似的浅红,推了门出去了。

仍旧是欣欣向荣的初春时节,鬼使黑站在院子门口向他笑着招手,有几片樱花的花瓣儿簌簌飘落,有几片调皮的甚至呆在他肩上发上不肯下来了。
晦涩艰辛的日子已经过去,留给他们的是属于二人的未来。

他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樱花满天,风和日丽。鬼使黑就站在人群的后边不知所以的往里探头探脑,他当时心想,嗨,这个人怎么这么傻呢?
直到他满眼热泪地抱住他,本能地抵触让他有点无所适从,可是看到那个人的发自内心的笑容的时候,责怪的话又说不出来了。

那个笑容啊,怎么说呢。
大概就是日升月落,草木荣枯,江山万物生长翻覆的样子吧。



------
写到最后一个字也不知道自己在写点什么,继续存文嗨呀。如果有小天使愿意给个爱心儿更好啦,祝大家新年欧气满满凹:q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