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飞鹤

命和运太远,
爱不可及。

【有关全职的脑洞】大本钟下的魔法师(1)

给自己的脑洞一个安置的地方:)


You're uinique, nothing can replace you.

-

亚尔林在GB的第一次训练营考核非常不顺利,作为队长的亲弟弟,被寄予厚望,考核结果却差强人意。

他输给了平时成绩远不如他的瑞恩。

他的实力并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众目睽睽之下,几十道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尤其是哥哥那道热切的目光……他向来容易被他人左右,遇到这样的场合就会紧张的手心发汗眼前模糊。

于是,他走位失误了。
于是,他被抓住了机会,反杀了。

亚尔林从座位上走下来,忐忑不安地等待前辈的教训。哥哥那边还好,从来不会生他的气,更多的是分析和鼓励,相比之下,另外一位就很让他心惊胆战了。
这位是哥哥毕夏普的搭档,伯特。
表情看起来很凶,人更凶。分明有那么温柔的宝蓝色眼眸却威严的不容半分质疑。每次他什么没有做到位,就会被劈头盖脸地数落一顿。刚刚进训练营的时候,还时不时被训哭过,毕夏普经常劝伯特不要这么对待他的弟弟,也会被伯特狠狠瞪一眼。
他羞愧的把头低下来,不敢抬眼看二人的眼睛,心脏砰砰直跳,像要从他胸腔里冲撞而出。
“没什么好说的,”
出人意料,伯特副队的训斥没有如期而至,迎来的是一声长长地叹息,
“就是太紧张了,通病,总不至于这么弱。但如果这点小小的考核就吓成这样,以后怎么可能上的了大台面。”
“抱歉……我会继续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的……”
亚尔林低声回应道。
“没关系没关系,弟弟的路还长着呢,”毕夏普绽开一个温和的笑容,伸手摸了摸亚尔林一头漂亮的淡金色卷发,“总有一天你会和哥哥一样厉害。”
总有一天吗,亚尔林无奈的心想,那么那一天,一定离现在的自己非常非常远吧。

GodBless是英国荣耀联盟近年新晋的一只黑马队伍,带领他们的是魔道学者毕夏普和枪炮师伯特的“绿林猎手”组合,从出道开始至今已赢得了不少线上线下比赛的冠军席位,目前正在备战GCE——英国荣耀联赛,目的是争取到代表英国队出战荣耀世邀赛的资格。
亚尔林是毕夏普的亲弟弟,十六岁那年被选入了GB的训练营作为新人培训。和英国第一魔道学者的哥哥一样,他的职业也是魔道学者,甚至大家对他都寄予了成为GB第三核的期望。
谁想到他的第一次训练营考核,成绩就十分不理想。

亚尔林在毕夏普训完话之后就从基地遛了出去,他们的基地外面是一片草地,还有一片清澈的湖泊。训练完了的亚尔林经常喜欢钻出去坐在长椅上喂鸽子,望着夕阳下洒满金箔的湖面,那时候没有繁重的训练和副队的训斥,是他真正放松的时刻。
他哀叹一声把身子坠落到长椅上,木板们毫无怨言的承受了他的重量——实际上他非常瘦,瘦到毕夏普可以一只手把他从地上提起来。
“抱歉,小天使们,”他颇为愧疚的对着鸽子们笑笑,“今天我没带面包来,不能和你们共进下午茶了。”
惬意与沉重一并存在的下午,亚尔林并不像以前那么轻松,如果自己不会这么容易被别人影响就好了……可惜没有如果,他现在对自己都无法充满信任。

他真的能成为哥哥一样的魔道学者吗?

“你在这里干什么?”

身后传来一个他十分熟悉也十分惧怕的声音,那当然来自严厉的副队伯特,亚尔林身子一僵,很没有底气地回头:“我……我出来散散心……”
伯特的眉毛拧起来了,亚尔林小心翼翼的人观察着副队的每一分变化。又要挨骂了,他心想。
但也许是这美好静谧的黄昏使得对方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他今天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和口气。伯特最终松开绞成一团的眉毛,转到长椅前面也坐了下来。
“是该散散心,”
伯特低声道,
“你这副样子,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私下里训练时候那些比得上你哥哥的操作,难以想象你是怎么做出来的。”
“不要浪费你的天分,那是上帝赐给你的礼物。你比我们这些人来说,起点要高得多,发展的空间也要大得多。”
副队居然没有骂他?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亚尔林唯唯诺诺地答应:“好的,好的……我会端正我自己的心态,争取在下一次考核拿到第一……”
伯特提议道:“回基地和我打一场如何?用你哥哥的号。”
亚尔林吓得说话也结巴起来:“我……我一定打不过你的啊……”
“有什么好怕的?”伯特站起身,背着晚霞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就当是平时训练,至少我要清楚,你够不够资格继承他的魔法师——”
亚尔林欲哭无泪:果然还是觉得他没资格沾手哥哥那么顶级的账号啊!现在虽然嘴上不说,却要用实际行动来教育他了。

违抗副队的命令是不太可能的,他还是乖乖的像小鸡一样被伯特拎了回去,坐在电脑桌跟前。其他新人们都各自回家了,空荡荡的训练室里,只有毕夏普坐在椅子上转着玩手机。见到伯特和亚尔林进门,头也没抬:“别欺负我弟弟了。”
“这是在帮他进步。”伯特的语气听着十分认真,他落了座,打开荣耀,登入账号——
枪炮师WhiteBird,白鸟。

另一边,魔道学者Thranduil(瑟兰迪尔)同时登入。

地图选择了最普通的擂台场,没有任何战术、走位、埋伏的余地,在这里,能作为主宰的,只有过硬的操作。
伯特深吸一口气,双手覆上键盘。

他以前和毕夏普谈论过亚尔林的事情,毕夏普对他的宝贝弟弟十分自信。
“只是心态不太好而已,”毕夏普这样评论道,“他有时认真下来的操作,连我也略逊一筹啊。”
毕夏普从来不会过高的评价一个人,那么亚尔林的确是有这样的实力了。如此看来,他却有点怀疑。
和亚尔林接触的时间并不算短,他至今还没有看到对方哪里有特别出彩的地方,除了是第一魔道的弟弟这一点。他希望能够通过这次难得的一对一,寻找到属于亚尔林的出彩的那一点。
毕竟,这可是GodBless未来的启明星啊。

毕夏普眯着眼在他们身后观战,对弟弟的了解让他知道这时候的亚尔林是最强大的。
亚尔林年纪小,又是新人,心态自然很不好,加之性格原因,导致他非常容易在人多的公共场合紧张或害羞。但只要能够静下心来,不受任何干扰,弟弟的操作是能够比肩自己的。
甚至,超越。
这是上帝赐给他的神眷,这是他几乎无人可以匹敌的天分。
——他就是天之骄子,毕夏普坚信。

训练室里很安静,伯特却心乱如麻。
枪炮师血线已去半,魔道学者的我血线却才堪堪下降三分之一。
对方就像飞舞在空中的精灵,如同鬼魅,如影随形,自如闪避掉高伤害的技能,甚至可以抓住他释放技能后一瞬间的僵直状态反攻一套技能。方才脱身他的攻击范围,又被CD卡的完美无缺的暗夜斗篷抓取回来。
资历尚浅导致对方的意识预判并没有那么精准,这个本该致命的缺陷却被亚尔林过人的反应速度和不露破绽的反手攻击掩盖过去了。
也就是说在此阶段他甚至根本不需要万无一失的预判,他只需要随机应变的时候让对手被反将一军。
至此,他难以想象当亚尔林的经验在大大小小的比赛中累积起来后,会成长成什么样子。
毕夏普真是没有看错人啊——

“wow!”
毕夏普忽然吹了声口哨,顺道还拍了拍手,
“不错嘛弟弟!”

魔道学者的行动忽然打了个岔,伯特抓住机会一套轻车熟路的火力组合狂轰滥炸上去。骑着扫把的少年似乎慌了神,节奏被打乱,胡乱扔出几个技能应对,血线便见了底。
“哈哈,还是不行嘛,被我一喊就乱了节奏了。”毕夏普笑着走到亚尔林身边,拍拍他的肩,“没事儿!荣耀比赛有和外界完全隔绝的比赛房间呢,你别自己吓自己就可以了。”
“都怪哥哥喊的那声把我吓到了……”亚尔林埋怨道,“不过伯特副队也很厉害啊,我慌了一下就能直接把我秒杀掉,好厉害啊。”
伯特还在思索刚才亚尔林的一系列操作,听到他叫了自己才回过神来,谈起头,恰好对上亚尔林向自己投来的目光。
那是一双明亮璀璨的祖母绿色眼眸,就像他本身一样熠熠生辉,散发着他先前从不曾察觉的光芒。
他会很强大的,伯特看着他心想,会比任何人,都要强大的多。

tbc





存文1 脑洞 只打一个 tag。实在没内存存了……otz。

评论(9)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