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飞鹤

命和运太远,
爱不可及。

【梁莫】戏里戏外

·豆豆生日快乐,一首《梁莫爱的那么深》送给你。
·私设,短短的小甜饼,来不及细想了,写得很仓促啦


·

“工作辛苦了,梁皇先生。我们还没安排好下一档您的出场时间,所以这期间您可以好好休息。”

魔世帝尊退场的戏在年末录完了,得到一次长假的梁皇无忌整理着行李。听说下一次出场是很久之后,他便想回家住,不和同事们再合宿下去了。

他把背包拉链拉好,想着一会儿该随便吃点什么好快些回家。
此时外面下着雪,不说天冷路也很滑,有人该不会傻到在外面等着接他。他可以去蛋糕店买一块蓝莓味的蛋糕,他知道有人喜欢吃,虽然那人不说。

“梁皇前辈要走了吗?”方才也下了戏的俏如来来和他告别,男子将头往大门那边偏了偏,“有人在等您。”
他当然知道俏如来说的是谁,梁皇无忌苦恼的叹了口气,似乎觉得自己刚才的想法实在浅薄:“还真来了。”

他背着大包拎着小包走出门的第一秒,手里的袋子就被一双冰凉的手“抢”了过去。眼前的人穿着厚厚的呢子大衣,裹着羊毛围巾,嘴里哈着白气儿,朦朦胧胧的罩在对方略显粉红的脸颊上。莫前尘的语气波澜不惊,仿佛他们之间没有分别几个月的心心念念:“收工休假知道回家看看了?”
梁皇无忌没急着回答,先认真端详了莫前尘许久,没伤没病没缺胳膊少腿,说话小毒舌,表情依旧严肃的可爱,是他的小师弟没差。他敛不住笑意,几个月不见莫前尘的可爱指数一分不减,便把人往怀里一搂道:“风寒,你等我回去就好了。”
莫前尘重重的“哼”了一声,却也把手伸到他背后,轻轻拍了两下:“就不允许我想早点见到你吗?”
“允许,允许。”梁皇无忌松开环抱,把一只手套脱下来,给莫前尘的右手套上,再把他的左手攥在自己手心里牵着走,“怎么不戴手套出门?”
“忘了。”莫前尘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对方掌心里传来的温度,心道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纯情少年,他不就是为了让他能大大方方的牵着自己么,“太想念大师兄你了,脑子都想昏了。”

街上人很少,也许是因为下雪。路灯已经亮了,昏黄的光将他们的影子映在身后的雪地上,落日半倚在苍空天末,已经是傍晚时候。
莫前尘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梁皇无忌讲他收工回家那会儿发生的琐事儿,从蔬菜涨价讲到老树开花,几个月的时间被他说的像是经历了几场沧海桑田一般。他最后忍俊不禁:“后来有一次,邻居家的孩子见了我跟我哭诉,说我退场那一段太虐心虐身,我回来那天他差点提着刀来砍我。”
梁皇无忌也笑了:“但是戏外我们终归是好好在一起了。”
“是,”莫前尘挠挠他手心,“他还说等你回去要问你要签名,还要给我们发喜糖。现在的小孩子啊,怪想法真多。”
“这话说的,好像你就多老似的。”
“和他们比起来我可不就是长辈了么?老戏骨,懂不懂?”
“好,老戏骨,要不要吃蓝莓蛋糕?”
“你说呢?”


莫前尘在蛋糕店用叉子扒拉着一块蓝莓蛋糕,他吃相很优雅,一块蛋糕可以细细品味一小时,美其名曰“就像我们的感情一样细水长流”。梁皇无忌撑着头看着他,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人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们刚刚成为合作伙伴,莫前尘是报道最早的人,等他到了宿舍的时候,莫前尘已经把房子打扫了一遍了。
莫前尘把头上的汗一抹,向他鞠了个躬:“前辈你好,我是莫前尘,剧里和你有很多对手戏,以后多多指教了。”
初见时他还觉着有些诧异,后来才知道,戏里戏外,这个人都是本色出演,认真、严肃、彬彬有礼。

不过再后来就学会欺负他了。

第一次请人吃蓝莓蛋糕是他们拍了很多戏之后。那天是莫前尘的生日,在享用完甜食后,他说什么也要梁皇无忌开车送他回家。到了楼下,梁皇无忌偏过头和他告别时,莫前尘就凑了上来。
因戏生情的第一步是莫前尘跨出来的。梁皇无忌对恋爱一窍不通,还是个戳哪都没反应的木头。莫前尘深谙先下手为强的道理,万一后面剧本那个魔世小师弟也要和梁皇无忌这样那样怎么办?
那个吻很甜,蓝莓起司味的。两个人吻的忘情,差点来不及呼吸。松了唇,莫前尘拽着他的衣领,目光探进他瞳孔深处,气喘吁吁地说:“大师兄,我喜欢你。剧里再后面我就要死了,现在不说,怕是来不及。”
梁皇无忌愣了三秒,最后满脸通红的憋出来一句:“二师弟,你头发乱了。”
莫前尘气得正要摔门下车,他又抓住他的手,蜻蜓点水般在他脖颈上亲了一下。
“好了,二师弟,快回家吧,晚安。”

莫前尘落荒而逃了。


“傻了?”
再回过神来时莫前尘举着最后一块蛋糕在他眼前晃悠,见梁皇无忌终于有了反应,他便把蛋糕塞进人嘴里,
“想什么这么入迷?”
“想以前的事情,”梁皇无忌把蛋糕咽下去,“想你过生日那天发生的事情。”
“咳咳。好了,一会儿去哪吃饭?开胃菜已经吃过了,今天看你想吃什么吧,为你接风。”
梁皇无忌想了想:“亲手做一顿给我?”
“可以,泡面也行吗?”
“嗯。”

他们再次牵着手走上大街,这次是回家的方向。
“我退场那场戏,你抱着我,镜头切到月牙岚的时候,你是不是偷偷亲了我一口?”
“……怎么突然问这个,”梁皇无忌偏过头去,“……嗯。”
“耳朵红了,看来是没骗我。”莫前尘小声笑了,随即用一种十分正经的语气告诫道道,“大师兄,我看你根本就是假公济私,这很不好。”
“那下次不这么干了。”
“……但我可以通融几次。”
“哈哈,好,回家了。”


不论戏里戏外,都是有你的人生罢了。戏里尝尽悲苦,戏外便是一生的相爱与喜乐。




评论(7)

热度(48)

  1. 肚子好饿囚飞鹤 转载了此文字
    啊!!!!…!!!!这个也是我的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哦噢噢噢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