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飞鹤

命和运太远,
爱不可及。

【夏邱夏】怦然心动

·夏仲天X邱非
·文笔已死 冷CP没有粮只能自己产产 写给自己开心开心bu

-

邱非对夏仲天,多少是有几分捉摸不透的。
比如总喜欢在训练的时候,站在办公室门口侧着身子望着他们傻笑。

最初他不太自然,然而对方是嘉世老板也不能说什么。日子久了居然渐渐习惯了夏仲天温柔不过含了点傻气的笑容,总觉着抬眼能看到那个人笑吟吟的表情,已经是在嘉世每一日训练必不可少的东西。

不过没人可以否认他是个十分亲民的赞助人,作为幕后老板一天到晚跟选手混迹在一起,以被吊打为乐趣,三天两头的找邱非要PK。
邱非很无奈,每一次却还是认认真真的应对,然后在半分钟之内解决毫无悬念的战斗。

夏仲天依旧乐此不疲。

毕竟只有夏仲天自己知道,他干的这些无厘头的事是为了什么。

十九岁的邱非带着独属少年人的那份热血与执着,对荣耀有着一腔浇不灭的热情,像小火苗一样熊熊燃烧,带来源源不断的光与热。同时他也具有成年人的成熟与沉稳,带领起队伍来一丝不苟毫不含糊。他有点像穿堂的夏风,也更像深秋的晚阳,一言一行都好像在书写寒来暑往四季变迁的样子。
夏仲天从一开始就对他满心期待,喜欢坐在训练营最前排的座位上,或者干脆靠在门框上看他们训练,那时候的邱非颇有一番多年老队长的风范。
认真是好事,对于嘉世,夏仲天当然希望邱非是百分之一千的认真。夏仲天唯独不喜欢他在一个地方上正经,那就是在他一板一眼叫自己“夏总”的时候。怎么听怎么别扭,有时候还感觉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这种感觉在夏仲天发现自己对邱非的想法产生了一点微妙变化之后尤为深刻。

不过也好,夏仲天自我安慰,他目前还处于永远不会失恋的阶段。你看暗恋就是好,见着邱非有时候对自己扬起唇角悄悄的笑,那感觉简直就像是追一周一更的剧的小迷弟忽然发现一周两更了一样。

普天同庆,全国解放。


嘉世闯过第十一赛季挑战赛后,开始了紧张的正式赛备战期。

他们还没有一把银武,一切真真可算是从头再来,全然没有往昔巅峰嘉世的影子。他们应是不算白手起家,却要比任何人都走的艰难。夏仲天知道在装备上他们就已经输了大半,坐在椅子上烦闷的转几个圈,他觉得还是要想办法搞一把银武给他的小队长。

夏仲天正寻思怎么坑一个技术部的来嘉世任职,房门就被人轻轻敲响了。

“进来吧。”夏仲天应道。

进门的人是邱非,对方总喜欢穿着队服度过在训练营的每一天,哪怕夏仲天其实从来没有这样的要求。他在办公桌对面停下脚步,语气有些迟疑:“夏总,前辈刚才打了我的电话,说今天下午过来。”

得,机会来了。

之前叶神三番五次来嘉世美其名曰视察情况实际是来蹭饭,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叶神其人说到做到,过了午饭的点儿就准时站在了嘉世训练室门口,面上挂着自带嘲讽的微笑,毫不生分的和新人们聊着天儿,问问你们小队长现在在什么地方。

邱非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有点不敢靠近的意思:“前辈,好久不见。”

叶修笑吟吟的晃过来,伸手拍拍邱非的肩:“小邱啊,挑战赛完了感觉怎么样?辛苦不辛苦?夏老板最近对你怎么样啊?”

夏仲天听到叶神问邱非对自己的看法,耳朵立马扬起来。

“还好,不累,”邱非顿了顿,“夏总一直很好,特别照顾我们,就是荣耀技术还有待提高。”

夏仲天欲哭无泪,手残能是他的错吗?

“正好,我借了小唐的账号卡,要不要来PK一下?”叶修挑眉。

邱非眼睛里闪着小星星,迅速点点头。

邱非和别人切磋的场景夏仲天见的不算少,和叶修PK时他的表情却超乎寻常的认真和严肃,这让他有点不平衡,还有点郁闷。

像是自己的一颗糖,被别人吃了的感觉。

夏仲天吃着暗醋也不敢吱声,和叶神比起来自己瞬间渺小了一大截。他知道邱非会留在嘉世,原本说白了就是因为叶修。起初不以为意,只欣赏他的忠诚。现在心里揣着关于对方的一个小秘密,看着两个人并肩的样子,心里还是忍不住泛起一阵苦涩的意味。

羡慕吗?当然羡慕。嫉妒,他还没这个资格。
毕竟在荣耀这件事上,他只能提供一些粗浅的帮助,其他的,甚至会有些拖了后腿。

除了让邱非吊打获得一些满足感。

有什么办法呢?暗恋吧就是这点不好,醋只能自己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个尽头。但他希望他好,希望他开心,哪怕在他身边的人不是自己,也好。


邱非还是斗不过冠军拿到手软的叶修,将对方血线勉强拼过半就败下阵来。他扬扬拳头,还是笑起来:“多谢前辈指导,我会继续努力超过你的。”
叶修赞赏:“不错不错,有志气,我等着。”

“叶神,”见二人PK结束,夏仲天绕出来叫住叶修,“可以来我办公室一下么?我有点事想和你商量。”

叶修转头:“啊,好。”

夏仲天等叶修进门坐下,转身带上了门:“叶神,我想搞一把银武。”

叶修心领神会:“没问题啊,你想要却邪吗?我把孙翔叫出来,打到他爆却邪,让莫凡给你拾过去。”

夏仲天心悦诚服,叶神不愧是叶神:“我的意思是……”

“想要关榕飞帮你弄一把吧?可以啊,就是把他骗过来挺不容易的。”叶修笑。

“没问题,出价多少,我还是给得起的。”夏仲天急急说道。

“不是这个,”叶修拍拍他肩,“对小邱多上上心,他可是我最期ke待ai的后er辈zi。”

夏仲天一愣,讷讷的点头。

“那这事儿就定咯。”叶修起身摆摆手,出去了,“拜拜,夏老板。”

夏仲天认真思考了一下叶修刚才的话,没有为剩下一笔钱而庆幸,总觉得叶神话里有话。
可能是他想多了。

“夏总,前辈走了。”
过了一会儿,邱非探进来半个身子。
“嗯,我知道。”
夏仲天一秒笑脸相迎。

“谢谢您,”邱非正色道,“刚才前辈告诉我银武的事了,让您花这么多钱实在不好意思……我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

夏仲天觉得自己应该是没有想多,叶修可能有读心术。

“这是我该做的,“夏仲天顺水推舟的柔声道,“如果连银武都保证不了,还怎么让战队越来越好?”
“闻理他们的,我会自己好好研究一下材料。”邱非像是浅浅的笑了一下,却还是端着一副认真的态度,“虽然不知道您为什么突然要给我做一把银武,其实橙武我也不是太在意的,但是还是谢谢,我一定会更努力训练的。”

夏仲天看着他有些羞怯的低着头退出去,好半晌才平复下狂跳不止的心脏,紊乱的呼吸终于渐渐的找回了自己的频率。

他大概不知道他笑起来有多好看。

为什么要突然给你做一把银武?

废话,你是队长,关键,还是我喜欢你。


夏仲天次日早晨到嘉世门口时,发现邱非正站在训练营前台呲牙裂嘴。

“怎么回事?”他赶忙过去询问。

邱非见到夏仲天过来,急忙收敛方才狼狈的样子,换上一种正经的语气解释道:“刚才在思考战法的一些战术细节,走得太快,忘了上次把前台挪到了这边,膝盖不小心碰到了。”

夏仲天一时哭笑不得,心里心疼的紧,却又对他这种可爱的举动感到好笑。认真严谨如他居然也有如此蠢萌的事情发生。夏仲天伸手扶住邱非:“往我办公室去,我看看严不严重,正好我备了点药,下次别这么粗心了。”
邱非身子略一僵,慢慢点了点头。

终归是有些惨烈的。邱非的膝盖紫了一大片,大概是撞到了台子的棱角上,夏仲天难以想象邱非思考的多忘我。他从抽屉里拿出一瓶云南白药,蹲下来,抬头问对方疼不疼。

邱非很诚实:“还是有点疼。”

夏仲天一心难过疼惜也发泄不出来,只得小心翼翼认认真真为邱非上起药来,动作又轻又慢,像是在做一场精密手术的医生,生怕哪里力道不对,又让他的小队长疼着。

邱非一言不发的垂着头看他埋头仔细为自己包扎,犹豫片刻小声问道:“夏总……你有女朋友吗?”

夏仲天受到了惊吓,连忙疯狂摇头。

“……前女友呢?”

夏仲天自动脑补了谈恋爱前查底细的剧情。

“有一个。但是合不来,还不是分了。”

“您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夏仲天正在盖药瓶盖子的手抖了三抖,心跳快的像正在冲刺的田径选手。

“有。”

邱非似乎愣了愣,但还是继续问:“喜欢别人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夏仲天笑了:“我现在这样。”

对方噤了声。

夏仲天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一句奇怪的话,他不知道邱非听没听懂这晦涩的告白。不过没关系,他们还有很长时间,他可以等。


“好了,小心点。”夏仲天起身,不自主伸手摸摸邱非的头发。

对方没有拒绝。少年的头发又软又清爽,是属于他的柔和,像是逢春时节初生的嫩草。

夏仲天觉得今天他应该去买张彩票,他的恋爱生涯今天有了核能的进展。



正式赛中的嘉世一路跌跌撞撞,有过险胜也有个惨败,一队初出茅庐的新人还是败在了身经百战的老将们手里,止步八强。
不过他们已向所有人证明,嘉世没有倒,王朝未陨落。它会带着不论曾经老嘉世的粉丝,还是新嘉世粉丝们的期待与鼓励,一直一直坚持下去,直到他们再次回到荣耀巅峰的那一天。
那一天一定不会远了。

遗憾退场的那天下午,一队小年轻叫嚷着要夏老板请吃饭。夏仲天乐呵呵地答应,开着自家路虎分两拨往烤肉店送。
邱非在烤肉店没坐多久,就说自己有点事要回家一趟。
夏仲天愣了半晌,留了一张卡也跟了出去。

邱非自然不是真的要回家,他自顾自往夏仲天的车那边走,好像从心里笃定了对方一定会跟来。夏仲天也一言不发的开车门,坐进去,关门,发动引擎。

“怎么不和大家一起吃饭?你们走到这里,已经很棒了。”
夏仲天笑着问他。

“不饿,”
邱非把头转向窗户的那边,
“我想看看风景。”

夏仲天心领神会,一脚油门。


他们在某个清净的小公园长椅上坐着,邱非手里捏着面包,一小撮一小撮的撒给鸽子吃,格外惬意的样子。

“夏总,为什么当时接手了嘉世?”

邱非偏过头问他,有轻风把他额前碎发吹的轻轻颤动。

“我也舍不得看着最爱的战队不复存在啊,”夏仲天摸着良心回答,“这可是我的青春。”

“没有后悔过吗?”
邱非继续问,好像他只想听到那么唯一一个称心如意的回答,
“明明,嘉世已经不行了。”

“可是,你也留下了,我就不是一个人。”
夏仲天迎着他的目光逆流而上,从邱非澄澈的眸子里他看得见自己勾起了唇角,
“而且,我觉得这是我一生中最明智的选择。”

因为这让我遇见了你。

邱非撒下最后一撮面包,犹豫了半天,慢吞吞的低声问道:“夏总,你的电脑上次打开的那张照片……是你女朋友的吗?”

夏仲天吓的以为邱非发现他电脑里存了一堆偷拍自己的照片。

“没有没有,那是我姐姐,我那天在翻我们家里之前出去旅游的相册呢。”

邱非白皙的脸似乎有点泛红,许久才“嗯”了一声。

又是一阵子沉默。

夏仲天的内心没有此时黄昏下的小公园一般平静,按剧本来说目前不应该告白牵手亲亲吗,现在这诡异的死寂是什么情况?邱非不说话,也没啥表示,他更不敢轻举妄动。可是他都走到了这一步上,不把所有的事情扯个明白,他怎么能对得起这蓝天白云鸽子送给他的天然告白场景。

再不疯狂他真要奔三了。

“小邱。”
“夏总。”

出乎意料的,他们同时出了声,像是不谋而合,或是心有灵犀。

邱非低下头:“你先说。”



“喜欢战法吗?”

“喜欢。”

“喜欢嘉世吗?”

“喜欢。”

“喜欢荣耀吗?”

“喜欢。”

“喜欢我吗?”



邱非不说话了。



时间一秒一秒的奋勇向前,夏仲天一秒一秒的百爪挠心,言情小说都是骗人的,这种套路根本就没有用。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夏仲天也十分尴尬,如果邱非再不回答,他干脆脱了衣服跳进人工湖里装疯卖傻好了。

但这也真可谓人生如戏。原本他是坐在办公室里悠哉喝茶无聊了打打荣耀的年少有为的业界成功人士,如今已经摇身一变成了为重生战队劳心费力以及为情所困的鞠躬尽瘁的尽责赞助人。

邱非啊邱非,夏仲天心里毫无逻辑的胡思乱想着,你怎么就好到让我无法脱身呢?哪怕拒绝也没关系吧,他唯一的要求,也只是能看到对方每天做手操时温和的笑脸,或者打演习赛时认真的眼神,再或者,午休时趴在桌上小憩,落满了午后阳光的眼睫。

他想要每天都看到这个少年。


邱非的回答像半缕稍纵即逝的轻烟,刚出了声就迅速消弭在风里。

可是夏仲天听得明白。

他说:“喜欢。”


夏仲天不知道自己的心跳速率是多少,只知道它快要从自己的胸腔里一跃而出;也不知道自己的脸有多红,只知道连脖颈都跟着烧了起来。
是丘比特眷顾他了吗?

“我我我我走神了,你刚声音太小,我没听清。”

本以为邱非面对这种事该要脸红着不再理他,结果邱非却站起来了,脸红是红,语气却硬是压下来那份羞怯与紧张,一字一句,像要把下来这句话里的每个字每个笔画,都刻进夏仲天心上一样。


“我……喜欢战法,喜欢嘉世,喜欢荣耀,更……喜欢你。”


啊。

真是的。

连告白,都要这么认真。夏仲天觉得自己大概这辈子都对这个少年不会有丝毫还手之力了。

不论何时,不论初见还是久处,他的小队长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几分令人心悸的温柔,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宛如上帝毫不吝啬的赏赐,带给他刹那间猝不及防的美好与欢喜。
用一句俗的不能再俗的话来说,邱非这个人,真是惊艳了时光也温柔了岁月。他教他忠诚与坚持,教他梦想和一腔热忱,教他以前他根本就参不透的世间种种。

他是断壁残垣里举旗为王的年轻君主,他是他麾下至死不渝的臣子。心甘情愿,将一颗毫无遮拦的赤子之心捧到他面前,与他在未来的地老天荒里共逐荣耀。

嘉世是真的没有倒。他有最优秀的你,而我也会一直在。


分明已经成年,邱非的气息却总含了几分青涩的味道,既干净又温和,是夏仲天一直钟情的。夏仲天温柔的揽着他的脖子,轻柔缓慢的引着他完成这个如同和煦清风的吻。从舌尖到舌根,从双唇流连到唇舌交缠,他们越来越不想放开,此时此刻,只有对方,和他们之间情深似海的亲吻。


对方的嘴唇不凉不热,柔软如刚从枝头摘下来的棉花,来去之间,三分紧张无措,七分欢欣若狂。这大抵是他的小队长的初吻,夏仲天一派餍足的想道,从此之后,他会让吻他的人一直都只有自己。

啃完了的两个人脸红心跳,又是没人啃吱声的一小段安静。邱非把头埋在夏仲天怀里,怎么也不愿意抬头。
害羞了害羞了,夏仲天把他环的更紧,天哪——他太可爱了。

不抬头也行,时间静止更好,他们就这样拥抱吧,永远都不分开。


“夏总……我们……”
“不行,你得叫我名字,不然我以后就天天缠着你让你陪我在神之领域练级。”

“夏……夏仲天……”
邱非的声音像是小小的幼鸟有气无力地哼哼,既委屈又无奈,好像叫他的名字是多么艰巨的任务。

“第一次谈恋爱?”

“嗯……”

“有什么想法吗?”

“……不想要下一次了,下下一次也不想要,只想要这一次。”

“嗯,就这一次。”

“……我一定会拿到冠军的。”

“嗯,会的。”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邱非的那天,阳光格外开恩的展露他最温暖的一面。他坐在办公桌前,邱非就轻轻推门进来,眼睛里掩藏了万千星辰。他小心又礼貌的说,夏总好,我是邱非。声音清澈又干净,像天使遗落在人间的一段抒情诗。
从今想来,却又像是白首如新,倾盖如故。目光相接的刹那,他似乎已经深知,自己和嘉世,一定都再也脱不开这个执意要守护颓败王朝的少年。

从怦然心动到情投意合,从初见的惊艳到久处的安心,从一无所有到渐创辉煌,他相信他们不会比任何战场上的最佳组合差,只不过是一个台上,一个台下的差别。
小小的差别之外,也都是一辈子的事。
就这么过吧,不是将就,是三生有幸。


--

“小队长,能不能不让夏老板一直在前面盯着咱们看?”

邱非深思熟虑后摇摇头:“不是我说了算的。”

“其实他以前也一直都盯着我们看这都没啥,但是你不觉得他的眼神最近像喝了假酒了吗??”
闻理义愤填膺的和邱非打小报告,
“而且小队长他一直都盯着你看,他估计要扣你工资了。”

“……看就看吧。”

“还有队长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了?你是不是一个人开小灶去了你都比原来圆了你知道吗?而且你啥时候给自己买了个这么骚的戒指?”

邱非脸上异彩纷呈:“我中午有事要回家,戒指我觉得挺好看的就买了。”

夏仲天从办公室出来招招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借透进来的日光闪了闪:“小邱我今天有点事要处理,你中午训练完了等我一下。”

邱非拿着水杯的手一僵。

闻理愣了三秒。

“小队长。”
闻理忽然一把握住邱非的手,蹙眉道,
“我的工资就拜托你了,这个月吧,出了我等了好久的手办,就是有点点贵而已。”



--
夏邱挺好吃的怎么就这么冷呢……存文(1/1)

评论(23)

热度(48)